一朵素花,碎流年心情随笔|物业管理220u.com

发布时间:2017-09-07 07:09 本文编辑:112文学网[Www.1122m.com]
  • 【移动端阅读】»
  • . 【电脑端游览】»

    昨天,一朋友孩子满月,要我去。

    吃喝完毕,路过我曾经呆过十年的街道,回头想看看我曾经住过的地方,那个把我青春留得住十年的地方。房子还在,物是人非,那一段熟悉的往事一阵阵来。这块地方曾经陪了我十年,十年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一朵素花,碎流年在那里,我有许多许多的面孔想起,街道没有变,原先的左邻右舍许多都搬了去,可那种热情还在。朋友说,你已走了快十年了,看得出那种不舍还在。虽然这里不是家,可他是我一生里呆的最久的地方,这里有我太多的梦想与记忆。

    大学毕业后,我就备份到这里来,那时的样子,干净的如一弯清澈,没有故事。街道虽有些破,有些小,有些脏,甚至更有些杂乱,然而我觉得,能把自己埋在那里十年,的确太不容易。十年,人生有几个这样的十年。在那里,我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我娶了一个疼我爱我的妻,生了一个我骄傲的儿子,处了一群异乡的朋友,教了上千个喜欢我的学生。现在无论走到哪儿,一遇到从这里出来的人,总有一种亲如故的感觉。就是现在,行走在大街上,还会有人会问,你是那地人,一脸的亲切。十年,我真的把那当做自己家了,就是现在想起来,心窝间仍有一种温暖在,是一种家的温暖。

    十年,现在感觉那十年,快得不得了,恍惚一瞬。说着说着,离开那里竟已经十年了,仿若梦。城里虽有些繁华,可我觉得不如乡下,那里的情很浓,浓的让你一时不敢想起。那里的炊烟,像小妹一样白,那里的听惯了的乡音,嘎嘎的直往你的怀里去,那里的干和未干的小河总能让你有太多的流连。

    吃过饭,便各家走了走,寒暄里感觉有太多的生疏,必定十年又过去了。街上经常买他肉的那个胖大哥,已不在了七八年了,隔壁的那个叫红梅的女人已远嫁,斜对面开杂货的姜茹疯了,听说不见了,那个叫素花的女生,离了婚,已病了多年,话不曾说......不想再听下去了,心底那最最柔软的部分开始流泪。我是听不得这样的悲剧的,我害怕会有惹不尽的忧伤伴我不眠的夜。

    看看素花吧,刚毕业时教过的一位学生,妻子说。那时她多好看,花一样,白皙里藏着红,水灵灵的可爱,做过我两年的课代表,有事没事总要到我办公室来玩,模样很像山楂树里的静秋,比静秋还要可爱的那种,干净、纯洁,好如邻家的妹子。毕业的时候,她送我一束花,一个影集,一圈泪水和一堆微笑。快二十年了,我该送她点什么?妻子说,送她束花吧,听说快要不行了。一束花,恰如她的名字。

    老师来看你了,这是她母亲苍老的声音。坐在轮椅里,她晒着阳光,呆望着蓝天,不语。见我去,浑身哆嗦,嘴张了几张,满眼的泪,伸手想抓住我,已不能,依依呀呀的不知想说点什么。看着她,头发很乱,像很久没有梳,目光呆滞,有一种仇恨在。相信她心里很清明,如一弯水,不能流动的一湾水。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流泪,看她这个样子,我不知从哪说起。朋友说,够可怜的,丈夫已另找了一个小的,前些年,整日不回,她纯粹是气和累出的病,想不开,就这样了。握着她的手,这是我二十年前不敢握的手,洁白,瘦且清冷。一朵素花,碎流年没敢多打搅,许是在这世间,她已容不得太多折腾。那束花,拥在怀里,她用一双凝重的泪眼目睹着我们远去。那挣扎想拥抱春天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我们在一阵沉静中转身,看得出那样的转身有多少的不舍。

    回来的路上,心里仿佛堵的喘不过气,那份激动还在。妻子说,那么会讲的一个人,怎么今天什么话都没有。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那天一句话都不会说。许是,有些时候,语言显得苍白的,说到哪会疼到哪。这世上,人总在一阵欢喜里来,磕磕绊绊不知要经历多少风雨,然后,又一片哭声里,急急忙忙的要去。

    回到家,没睡好,梦里,那朵素花一夜飘摇,在我的身后。

    更多相关内容:
    本网站所有文章说说,日记,心情寄语,QQ说说大全搜集于网络,方便读者阅读,完全免费,需要投稿原创文章的朋友们可以先注册,后上传,在百度搜索“112文学网”即可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