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桑》续写(不要古文) 300字

发布时间:2017-04-23 10:26 编辑:112文学网

《陌上桑》续写(不要古文) 300字

优质解答

大概的意思可以是使君听了罗敷的话感到自惭形秽,打消了对罗敷的不轨想法,从此罗敷在人们的眼里更加美丽了.

可以吗?

其他回答

ddfkyfcy

大概的意思可以是使君听了罗敷的话感到自惭形秽,打消了对罗敷的不轨想法,从此罗敷在人们的眼里更加美丽了。

可以吗?

太阳高挂在东南方,照到了我秦氏的楼房。秦家有位姣好的女郎,本名叫罗敷。罗敷喜欢养蚕和采桑,采桑来到了城南。用青丝做篮子上的绳络,用桂枝做篮子上的提柄。头上梳著倭堕髻,耳上挂著明月珠。杏黄的绫罗做下裙,紫色的绫罗制短袄。当路上行人看到了罗敷,就放下担子抚摩髭须。当少年看到了罗敷,就脱下帽子整理发巾。使耕田的忘了犁耙,使锄地的忘了锄头。回家都抱怨妻子丑陋,只因为多看了罗敷一眼。太守从南方过来,五匹马都...

太阳高挂在东南方,照到了我秦氏的楼房。秦家有位姣好的女郎,本名叫罗敷。罗敷喜欢养蚕和采桑,采桑来到了城南。用青丝做篮子上的绳络,用桂枝做篮子上的提柄。头上梳著倭堕髻,耳上挂著明月珠。杏黄的绫罗做下裙,紫色的绫罗制短袄。当路上行人看到了罗敷,就放下担子抚摩髭须。当少年看到了罗敷,就脱下帽子整理发巾。使耕田的忘了犁耙,使锄地的忘了锄头。回家都抱怨妻子丑陋,只因为多看了罗敷一眼。太守从南方过来,五匹马都停下了脚步。太守派个小吏前往,请问是谁家的女子?秦家有位姣好的女郎,本名叫罗敷。请问罗敷今年几岁?二十还不足,十五却有余。太守请问罗敷,能和我同生一车走吗?罗敷亲自上前回答:太守怎么这么傻!太守有自己的妻子,罗敷有自己的丈夫。东方出现了一千多车骑,我的夫婿就在最前头。用什么来辨识我的丈夫,那骑著白马有黑马跟随的。马尾上系著青丝绳,马头上罩著黄金络。腰中佩著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岁做了府中的小吏,二十岁在朝为大夫。三十岁官拜侍中郎,四十岁做了一城的太守。他有洁白的皮肤,脸上略长一些髭须。在公所中迈著方步,在府衙里慢慢走踱。在座有几千人,都说我的丈夫才貌出众。

由于太守刚刚来这里上任,罗敷这一番话说的他十分没面子,心想我好歹也是个太守,这小女子这样和我说话,太不像话!但太守毕竟也是从小饱读诗书之人,知道是自己不对,贪图美色,而现在又被罗敷这么一说,不禁觉得惭愧。

等太守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的随从已把罗敷包围,准备强行带走,太守摇摇头,让众人放罗敷走了。

罗敷知道太守不会再为难自己,接着去采桑养蚕,回到原来的生活。

太守到都城上任已经半年了,他原来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一心读书考取功名,知道百姓的苦,上任以来一直都惩恶扬善,治理农业,发展贸易,短短半年的时间把这座小城搞的有点像京城的味道。

赤明、赤亮是太守的两个表弟,赤明从小习武,赤亮从小学文,两人最大的目标就是文武状元。又到了一年考科举的时候,赤明和赤亮从县城赶往都城,打算向做太守的哥哥借些盘缠进京赶考。

罗敷随口说太守有夫人,但太守从小一心考取功名,儿女之情一直都被他放在一边。自从赤太守那天看到罗敷起就决定非罗敷不娶,因为她不但美若天仙,还冰雪聪明。他深知罗敷对他已有戒心,决定从长计议,先治理好都城,让罗敷看到他的成绩,从而改变对他的印象,再展开感情攻式,最终正大光明的把罗敷娶回府当太守夫人。

阳光夕下,田地里二牛晃晃悠悠扛着锄头的身影拉的很长。

“牛哥,你回来拉。今天我采了好多桑叶,”罗敷看到二牛的说道,“够蚕儿们一阵子吃了”。

二牛对罗敷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回自己的屋了。

罗敷很是无奈,自从半年前二牛看到太守事件以后,就从原本爱护照顾自己的大哥哥变成了现在这样不闻不问的陌生人。

吃晚饭时,二牛娘说:“牛儿,你怎么这个态度对小罗呀,小罗多好的女孩,又聪明又漂亮。”

二牛也没答娘的话,接着吃。

“下个月家里那几头猪崽就长大了,能卖钱了,娘就让你把罗敷娶回来。”

“我才不要娶罗敷呢,我要娶邻村的红玉。”

“为什么?”二牛娘很奇怪,罗敷这么好的女孩,又是同二牛从小一起长大。

“我要娶谁就娶谁。”

“哎……儿大不由娘!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娘月底就给你提亲去。”

“赤亮,看那群蝴蝶怎么往一个地方飞?”虽然赤亮比赤明年长一岁,但二人从不以兄弟相称,都是彼此直呼其名。

原来罗敷采着桑叶翩翩起舞,引来了一群蝴蝶和她共舞。

“这女子比书中的颜如玉还美”赤亮说道。

“颜如玉?”赤明奇怪地说“有这个人嘛?”

“不是人!”

“是妖?”

“……”赤亮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两人在远处看着罗敷的舞姿不禁说道。

“走!我去打听打听这是哪家女子”赤亮道“我要娶她为妻!”

赤明说:“不行,是我先看到她的,我要娶她为妻!”

“你先看到就你娶她为妻呀?”赤亮有些恼怒“我还是你哥呢,哥哥未娶,弟弟怎能先娶妻?”

“要不是我发现这个女子,你还不知道呢!”虽说赤明与赤亮都相互称对方的名字,但是传统思想哥哥为大一直是根深蒂固的。

赤亮道:“这样,咱们也别争了,公平竞争,这次看谁考上状元,谁就娶她为妻,怎么样?”

“好!我一定考上武状元!”

赤亮也暗暗下定决心。

两人击掌为盟。

罗敷的美貌和智慧已经是方圆百里人尽皆知的事,两兄弟毫不费劲就知道了罗敷名字,包括家庭状况。秦氏家族是这座都城的富裕人家之一,秦家有两个女子,姐姐罗敷,妹妹罗馨。罗敷从小自立能力就很强,喜欢在田野中玩耍,喜欢小动物,特别爱养蚕,秦家人很开明,觉得只要女儿开心就好。于是给她在乡间找了一间比较不错的房子,让她和奶娘带了几个丫鬟住在那。罗馨是一个标准的乖乖女,从小就听从家人的安排,天天读读四书五经,绣绣花之类的。

这天太守在府中与部分谋士讨论怎么防治水灾,就听到下人来报有两名自称太守表弟的人求见。

太守一听,连忙叫下人把赤明和赤亮带来见他。

“草民参见太守。”赤明、赤亮同时跪下。

“你们两个!”赤太守道“捉弄我是吧,两天没见哥哥我,就跪下拉,还草民呢!”

“表哥好!”二人齐声道。

“来人,准备酒水!”谋士们看到这种状况连忙叫到。

“二位表弟怎么有空到我府上?家中出事了吗?”

“没有没有”赤亮连忙说到“家中没事,只是……”

“表哥你看,这读书人就是说话吞吞吐吐的,干脆的告诉大哥,咱们就是来向大哥借点盘缠,去京城赶考的!”赤明忍不住说道。

“哦,就这事呀,没问题!”赤太守一下想起来,科举的时间快到了。

“来来来,难得在我府上一聚,今天咱们三人好好喝一番!”赤太守看到自己两位表弟不禁想到小时候的日子,那时经常带他们出去玩,打猎,和他们一起读书,练武。

“皇上,离科举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趁这段时间奴才帮您去民间选一批妃子来吧”孙公公俯首说道。

“朕没兴趣”皇帝冷冷地说道。

“皇上,香妃娘娘已经走了两年了,您……”孙公公不敢往下说了。

“朕刚刚的话你没听到?”皇帝有些不耐烦。

“奴才听了,只是……”孙公公突然跪下。

“只是什么?”

“只是奴才担心皇上”孙公公有些咽呜。

“哎…你起来吧,朕明白你的心意。香妃这一走都两年了,时间过的真快。”

听皇帝的口气好像有些动摇,孙公公忙说道“皇上,近来听民间流言,说是香妃娘娘化身养蚕女了。”

“哦?”皇帝听上去有些诧异“此话怎讲?”

“赤太守的都城中有一养蚕的奇女子,采桑起舞时能引来一群蝴蝶”孙公公解释。

“赤太守?”皇帝一时想不起。

“赤心”孙公公提示。

“对,刚上任没多久吧,是他报上来的?”

“不是,民间有这个传言,这个女子当路上行人看到了,就放下担子抚摩髭须。当少年看到了,就脱下帽子整理发巾。使耕田的忘了犁耙,使锄地的忘了锄头。回家都抱怨妻子丑陋,只因为多看了一眼。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了。”

“哈哈哈哈,好,有些意思。”皇帝笑道“我到要看看这位奇女子到底是什么样,把我的子民都迷成这样。传朕旨意,一个月内在全国各地选上百名女子到宫中,特别是这个奇女子!这事就你去办吧。”

“奴才领旨!”孙公公暗暗笑道。

“离科举还有两个月时间,两位表弟就先在我府上,赤明可以和下面这些武士们过过招,切磋切磋;赤亮可以和我的师爷们读读书,谈谈诗!”一席酒后,赤太守和他的两位表弟道。

“谢表哥!”赤明觉得自己有这个表哥很开心。

“谢谢表哥!”赤亮也觉得表哥对自己不错,不过他有更深一步的想法,万一他们二人有一个考上状元了,那对表哥也是有帮助的,所以现在表哥用官府的资源做人情也不足为奇。

一张圣旨发出,举国轰动。选百名美女进京面圣,一时间民间乱成了一团,有关系的找关系,没关系的托人送钱找关系,总之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宫。民间的那些男丁看到情景,连忙请自己的父母做主,向自己心爱的女子提亲。

二牛也在催着他娘去红玉家提亲,他娘看儿子心意已决,于是卖了几头猪,请了红娘来说媒。

罗敷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实在是想不通,不顾女子的矜持,跑来质问二牛“你不和我在一起,是不是怕太守把你怎么样?”

“才不是,我是真心喜欢红玉!”二牛憋了半天说了一句。

“哼!”

罗敷痛心的带着她的奶娘和丫鬟回到了都城的秦氏楼房,她不明白为什么二牛会变成这样,难道就是害怕太守的势力?她和二牛在一起长大,以前从没听说过邻村有位叫红玉的姑娘,怎么突然又是真心喜欢了?

“坏人有坏人的气魄,规矩有规矩的眉角,杀手有杀手的角度,游戏有游戏的魅力。师弟一转眼两年未有任何音讯呀。”蒙面人说道。

“这两年皇帝为了香妃的事,你们不是不知道,这次要不是民间流言的那个养蚕女,皇帝才不会让我出来走动呢。”孙公公慢慢说道。

“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了联系就是好的,现在离我们预算的时间不远了”

“是的,到时候中原群龙无首,四处生灵涂炭,正是我们占领的好时机。”

“哈哈哈哈。”

“到时候东方这片最辽阔的土地就是我们龟国的!”

“只是……”孙公公突然想到了什么。

“只是什么?”

“如果预测有误……”

“师兄,都到这一步了,你还在想着这些,你说你这些年为了进入皇宫,你吃的苦还少嘛?都失去了做男人的尊严,你……”

“够了,别说了”孙公公尖声打断,这番话说到了他的痛处,他为了能得到情报,为了身在龟国的亲人,从十年前就开始了这种生活,在宫内他什么苦没吃过?能混到现在这步,真是一把心酸泪。“就这么定了,反正不管再有什么结果,对于我俩来说都是一个死,也顾不了太多了!”

“就算失败了,龟国灭亡,也不让中原的人好好活着!”蒙面人用一股怨气低沉道。

这些日子,赤太守府中也不宁静,圣旨中提到的那个与蝶共舞的女子就是罗敷。赤太守一下就乱了心神,现在在他心里,罗敷就是他的目标,他的动力,但如果不送去面圣,他就是犯了欺君之罪!这可如何是好?

他的两个表弟不知从哪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现在也是心急如焚,情急之下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特来向太守说明。

“表哥,有件事想请您帮帮我们。”赤亮说道。

“兄弟之间,有事就说,只要我能做到的”赤太守回道。

赤亮看了看太守边上的那些人,赤太守做了一个下去的手势。

“什么事搞的这么神秘?”

“请表哥为咱们做主!”赤明、赤亮跪下说道。

“你们这是干嘛,起来说话。”赤太守看这阵势知道一定不是一般的事。

兄弟俩把遇见罗敷还有击掌为盟的事说了一遍。

赤太守一愣,罗敷是自己看上的准太守夫人,这两个弟弟怎么也?

赤太守面不改色的问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罗敷不是还有个妹妹……”赤明急忙说道。

“大胆!这可是欺君之罪!”赤太守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也这么想过。

“表哥,我们只能想出这个方法,不然,我和赤明就终生不娶!”赤亮再次跪下。

“对,终生不娶!”

赤太守也不想让罗敷进宫“让我想想!”

这几日,秦氏楼下门庭若市。大家都知道这次圣旨上指明的女子只有罗敷一人,都赶来见她最后一面。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二牛所在的村上,二牛知道后竟然欣慰的笑了。这就是他希望的,他觉得罗敷应该生活在贵族,而不是和他这种农家汉在一起,他祝福了罗敷,月底就把红玉娶了回来。

“圣旨到!秦氏一家接旨!”

秦氏一家听到圣旨来了,跪下领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秦氏之女因养蚕有道,特此下旨进京面圣。钦此。”

“草民一家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罗敷赶快收拾东西跟我走吧。咦?怎么你们家有两个女子?”孙公公问道。

“启秉公公,草民家有两个女儿。”

“哦。那就一起和我进京面圣吧。”

“是孙公公来了,臣有失远迎!”赤太守听说孙公公到了秦氏的楼下连忙赶来。

“赤太守呀!好久不见了,听说你把这都城治理的不错呀!”孙公公笑着说。

“这才是刚刚开始。”赤太守回答道。

“国家要是多有几个像赤太守这样的忠臣,皇上就放心了。”孙公公接着说。

“孙公公这次是来带秦氏的那个奇女子进宫面圣的?”

“对,奉皇上旨意,带秦家的女子进京面圣!”孙公公说。

“听说这秦家有两名女子,孙公公这次是带哪位进京呀?”赤太守小心的打听道。

“都带走!”孙公公有些烦了。

赤太守看到孙公公有些不高兴,连忙改口说道“孙公公,臣府中备了些薄酒,如不嫌弃,请到府中一座。”

“那走吧。”孙公公这些天奔波也累了。

“爹娘,女儿就要和妹妹进京了,你们要多多保重!”自从上次回到城都,罗敷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了梦想,她原本是打算和二牛过一辈子采桑养蚕、织布耕田的日子。但现在,她连最想要的生活方式都得不到,还不如就进京面圣,让命运决定她的未来。

“爹娘会保重的,到是你们俩个,进京可不比家里,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刚去时多学学宫里的规矩,听说这宫里的规矩可多了!”罗敷的爹娘嘱咐道。

还没来的多说,孙公公就带他们走永远的离开了家。

回到太守府上,太守设宴招待了孙公公一行。

“公公,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公能否答应。”

“赤太守不必客气,什么事?”

赤太守吩咐下人叫他的两个表弟上来。

“这是我的两个表弟,赤明、赤亮”赤太守看到两位表弟来到,连忙让他们参见孙公公。

“草民赤明,参见孙公公。”

“草民赤亮,参见孙公公。”

“不要这么客气,来来来,既然是赤太守的表弟就坐下说话吧。”孙公公仔细打量了两人,发现一个眉清目秀,一个虎腰熊背,有点意思。

“臣的两个表弟,这次准备去京城参加取举,一个文,一个武,他们未出过远门,想请孙公公带他们一同进京,路上好有个照应。”赤太守看孙公公对自己的表弟还算满意,忙说道。

“这个好说。你们路上这段日子就跟着我走吧。”孙公公想都没想道。

“草民谢孙公公。”两人齐声跪下。

“会面百两,谈话千两,买卖昂贵,相杀免费!”

“这是太守府,师弟不怕被人看到?”孙公公听到暗号连忙开门让蒙面人进屋。

“龟国已准确预测到了时间。就在科举揭榜之日。”

“天注龟国!那天中原的文武将士都将聚集在一起。就算龟国这次行动失败了,中原也再无安宁之日了。哈哈…”

“我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你应该知道结果。”

“身为龟国人,能为国孝忠死在中原,我的家人在龟国也能得到尊重。反正我已经不是男儿生,生死早已没放在心上。我只是担心龟国的百姓。”

“这有什么,哪个国家的兴起不要牺牲百姓?不要总是看这些小事,目光要长远。什么人?”

吱吱——吱,一只老鼠跑了过去。

“此地师弟不宜久留,我知道怎么做了。”

“姐姐,明天我们就要到京城去了。”

“是呀,怎么了?”

“真不知道我们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不过好在姐姐在我身边。”

“睡吧,别想那么多了,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罗敷催妹妹快睡觉,自己却想起了和二牛一起长大的日子。

“不会吧,表哥会不会听错了?”半夜赤明、赤亮被表哥叫起听完他的描述两人惊异的问道。

“不会有错,我亲耳听见的。”赤太守面露恐色。

“表哥,趁那个太监现在睡着了,我马把他杀了!”赤明心想,我从小习武,一个老太监还不好解决?

“不能这样,这是宫中的人,在太守府中如果出了差错,你让表哥如何交待?而且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孙公公的武功也不会比你差!”赤亮忙说“表哥,你叫我们来一定想好了对策吧。”

“我还真没想好,不过在我府中杀了他是不可能的!”

“哎,明天早上咱们们就要启程了,时间太紧了。”赤亮道“不然,我们多商量商量,还能想出应对之策。”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在科举之前,孙公公应该不会为难你们。我写了一封信,你们到了京城有机会就给当朝的丞相,他原来是我的老师,他看了信如果安排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去做。这段时间我再想想办法,科举后我会进京和你们汇合。”

“表哥,那罗敷怎么办?”赤明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要以国家为重,罗敷的事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了,她现在是皇上要的人!”赤太守嘴上骂着赤明,但心里也很是无奈。

二十天后,孙公公带着百名从各城选取的民间女子和赤明、赤亮来到了京城。

“这一路谢谢孙公公的照顾,现已经到了京城,就不再打扰了。”赤亮和赤明下马来答谢孙公公。

“不必客气,如果二位在京城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说。祝你们两兄弟都高中状元。”孙公公急着赶回宫中,随便说了几句客套说应酬一下。

这段时间赤太守也没闲着,他觉得以已之力对抗孙公公是不可能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在朝中散播这个消息,至少让朝廷有所警觉。他怕丞相看到自己的信后不相信,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所以交待了一下都城的事务,现已经赶往京城的路上。

与中原一海之隔的龟国也在为他们的大计划做最后的准备。关于龟国的来原有一个传说,很多年前这片海域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突然有一天,一只上古遗留下的神龟从海底慢慢的爬了出来,在它的龟背上托着一片土地,上面还有海底的国家侏儒国,这些人长期在海底,看不到太阳,所以长的很矮小。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了阳光的作用,他们目前也只比常人略矮一些,虽然经过了很多年的进化,但长期的饮食习惯是改不了的,他们喜欢吃鱼,尤其喜欢是生鱼。由于是这只神龟让他们重见阳光,这个国家就认为龟是神,他们就称自己为龟国,甚至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姓也改为龟。

虽然神龟让这个国家重见天日,但龟毕竟不是神人,它所做的事被真正的神人发现后就受到了严重的处罚,龟国的后人再也没见过。但神龟的消失也给这个国家带来了灾难,国龟经常性毫无预兆的天崩地裂,被当地百姓称为地震。龟国的天皇认为只有他们只有放弃这块土地,重新占领新的领土才可以保存他的子民。后来,随着航海业的发展,他们发现了与龟国一海之隔的中原,是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于是他们就蒙生了一个想法,等待自己国家毁灭性的地震来临时,就可以憾动与之相邻最近的国家,虽然不至于让中原也深入海底,但也会是天崩地裂,一场大的天灾人祸,死伤无数!到时他们就先做上自制的诺亚方舟在海上航行,等一切风平浪静,就直接进军中原,一举占领。

从那时他们就开始研究关于地震的规律,但屡屡失败,几乎从未算准。后来听说中原名叫张衡的神人,制造出了地震仪,能精确的失算出地震。龟国就开始训练一些身高长像出中原人无太大区别的龟人,让他们学说中原话,学习他们的民俗,最重要的是学宫中的规矩。因为要想得到地震仪就必须进宫。龟孙仁田就是现在孙公公,他是目前最成功的龟国间谍,入宫短短十年就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连龟国的天皇都觉得他有当太监的天赋。而他的师弟,龟孙仔田被安排在一群杀手帮派中,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间谍。

两年前,因为香妃的死,皇帝有一段时间没上朝,朝中大权一时在孙公公手上。他利用了一些手段,拿到了地震仪的结构图,让他的师弟送回了龟国。这两年龟国大力研究地震仪,除了外形从龙改成了龟,预测地震的准确率也提高了很多,而且还加上了日期。所以这次可以提前预测到哪一天是龟国的世界末日。

这次利用在民间选妃的机会,龟孙仁田又重新和他的师弟取得了联系,得到了这个重要的消息,他现在只要等着时机一到,等中原也发生地震时,趁机把皇帝杀了,来个里应外合占领中原。

这些天,龟国正在抓紧一切时间研治传说中的诺亚方舟,但由于诺亚方舟可以承载的人数有限,龟国的龟官们正在为带谁的后代走而争吵。

孙公公领着从民间选来的女子回到宫中已经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她们都在学习宫中的规矩。由于罗敷是皇帝亲点的女子,所以把她和别的女子分开,另找了一个麽麽教她后宫的规矩。皇帝也在利用这段时间在旁观察了罗敷,发现她的确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不由的喜欢上了她,并准备在科举揭榜之日册封她为娘娘。

在京城丰天客栈一间客房里,赤明在打坐练功,赤亮在看书,他们都在准备第二天的科举考试。他们来到京城后就拿着赤太守的书信投奔丞相,丞相看完书信后略沉思了片刻,让下人带他们来到了丰天客栈,并告诫他们不可轻举妄动,认真备考。

龟国的诺亚方舟已经做好,他们正在准备带走的物资,由于不知道这场灾难要持续多久,每个大臣都拼命想多带些东西,已备不时之需。龟国即将毁灭的消息,在民间流传来开,百姓已经知道诺亚方舟的存在,他们也想生存,现在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和大臣们一起进入诺亚方舟,暴动已经发生,大臣们也没有心思更没有时间去压制,当事态已经威胁到能否在生存在世界上时,百姓就已经不再遵守君臣之间的制度。现在的龟国,不战自乱。

赤太守终于在科举当天赶到了京城,一到京城他就急忙来找丞相。

“赤太守,知道孙公公他们准备如何行事吗?”

“回禀丞相,他们只是说预测到了在科举揭榜当日会有使中原永无安宁之日的事发生,但到底会发生什么,他们没说。”

“预测?”丞相奇怪道“难道是天灾?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天灾呢?孙公公到底又是什么人呢?”

“这个下官就不知了。丞相您看现在应该怎么办?”

“只凭你一人之说,没有证据,只能在揭榜当日多加小心,保护圣上!”

赤太守很无奈,但他也没有办法,事到如今,只能这样。

五天后,京城的里热闹非凡,今天就要揭晓当今的文武状元。探花,榜眼已经一一揭晓,他们所在的客栈现在也是人声鼎沸,客栈的老板都恭恭敬敬的让他们上座,并且请他们为客栈提名。丰天客栈里的赤明、赤亮特别焦急的等待着,

“文状元——赤亮”,“武状元——赤明”二位报信的官人像在比嗓门一样,同时叫起来。

“这边这边,状元郎们都在我的丰天客栈!”客栈老板像自己高中状元一样。

“有请二位状元郎与榜眼、探花一起进京面圣!”

赤明、赤亮知道自己都中了状元,非常激动,但同时想起他们的罗敷约定,还有今天即将发生未知的灾难,不禁的眉头皱了起来。

众人都很在为自己能看到当今的状元而兴奋,也没注意到他们的表情。

龟国已经开始地动山摇,龟王也命令了下人开始发动诺亚方舟,但还有不断的有百姓往船上扑,他们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生存的机会。龟王渐渐控制不了局面,就看到诺亚方舟上的人越来越多,在这样下去,船还未开,就已经要沉了,他命令士兵再看到百姓扑上来就杀!

一时间海水变成了红色,无数百姓就在这里被自己国家的士兵杀害,不过,百姓们现在也不怕死了,因为,只要不上诺亚方舟也是死,不管怎么样都要往船上冲。龟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龟国的山体已崩裂,无数山石往下面滚来,海浪也一浪比一浪高,诺亚方舟再启航,瞬间就要下沉,又支撑了一刻钟,山石不断的下砸着,海浪不停的翻滚着,而无数百姓还在不断的扑来,诺亚方舟终于支持不住。

“哄——”方舟下沉了。

海岸边一片龟国百姓的叫喊声,虽然他们都会游泳,但一个巨浪打过来,立刻就把他们带入了汪洋大海。山体不断的抖动,地也裂开巨缝。龟国的土地不断的往下沉。

在宫中的大殿里,皇帝召见当今的文武状元。与他们交谈了一会,吉时到了,便让孙公公宣旨。

皇帝想今天既然文武百官都在,而且又有文武状元,让他们见见他新册封的娘娘,为以后立罗敷为皇后打下基础。

孙公公宣册封罗敷为娘娘的旨意,并宣罗敷上殿,当她走进大殿时,突然,整个大地都晃了起来,武状元赤明知道孙公公他们的预测应验了,连忙一个飞身到孙公公身边,与之打斗起来,皇上担心着罗敷,上前来拉罗敷的手,所有的护卫都以皇帝为中心,把皇上与罗敷围在中间。

突然这时,罗敷看到一道亮光极快的往这里飞过,她突然反映过来是暗器,连忙跳到了皇帝的身前。

“罗敷,你……”

“名剑俱坏,英雄安在。繁华几时相交代?想兴哀,苦为怀;东家主起西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成,也是天地哀;败,也是天地哀”龟孙仔仁眼看刺杀失败,自刎前哀叫。

“皇上,民女并不想过在皇宫的生活,小女子只想与二牛哥过平淡的生活,民女救你也不是因为爱你,只是因为你是皇上,如果皇上出了什么事,天下必定会大乱,您一定要以大局为重,治理好国家……”

“……”赤太守在睡梦中喃喃的叫着些什么。

“大人,大人!”

赤太守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叫他,醒了过来。

这一切都是梦?

罗敷还没死?

这天傍晚,赤太守来到离罗敷家的不远处,默默的看着罗敷与她二牛哥欢快交谈的身影越走越远。

更多相关内容: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